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後

nothing serious.

 
 
 

日志

 
 

很久没来,但一直在记叙.首次公开_2006,2007  

2008-05-01 23:11:55|  分类: 後後以前写过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事做闲着写下的东西,只是做个记录.

 

 

2006.9月
世界早已不是那样的湛蓝,
而思想还停留在孩童的年代。
那些花儿,那些草。
风拂过时定格的那些画面。
芦苇丛中踏过的泥印。
在乡间留下过的记忆。
为你弹奏的曲,
谱写的歌 是否还在被吟唱。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了,被雾水遮蔽。
早已分不清城市里阴霾中的悲喜。
霓虹灯下的纸醉金迷。
呐喊中渗透过的压抑。
时间开始痛苦地旅行。
此时的我们在为何而陶醉。
雨在眼前飘摇
在脸荚划下余温。

 

2006.9.21 
写下的文字
记录了谁镶嵌的,又忘记了
心情随着时间演变
操场上干枯的风
扬起的尘
淋漓下的汗水
从前的记忆
欢笑的感伤的
一切又终而复始
又是另一种生活
从前的人生到底有多重要
未来的我何去 何从

2006.10月

依旧是那样的风
那样的夜
那些所感动的
哭泣的
黑夜繁星
后来没有后来
相爱永远相爱

看着天空
秋天是什么时候到来的呢
冬天还有多遥远
我害怕看见冬天的影子
害怕看见过去现在未来而如枯叶般老去
在后记里写下的絮语
在烟歌迷戾中编织的年华如梦

我不喜欢说话,却每天说最多的话
我不喜欢笑却每天笑个不停.
身边的人都说我生活好快乐
于是我也就真的以为我快乐


2006.10.15  晚修
我听见风来自幸福的彼岸
孩子没有能力逾越
不间断的风
吹拂着不断的记忆
我的世界
什么时候又失去了方向
我崩溃于路灯下渐隐去的背影
生活失去了意义
就永远在那里
没有烦恼地永远休憩
躲避世俗的痕迹

2006.10.17
以后春花开了秋月清
冬阳落了夏虫鸣
谁来唱歌谁来听

2006.10.19
写简单的文字
以低浅的格局
谱简单的歌
感动了自己
过简单的生活
我追求着什么

我们活着 为了什么
死去 又失去了什么
每天躯体飘荡着
在黑白与无声中惊恐
泥潭潮湿
声嘶力竭地呼喊
在无人知晓的地方无助
痛苦地像只猪

猪在肮脏的栅栏中跳舞
追逐着自己尾巴那调皮的玩物
它全然不知生命将被人类如何宰割
而当它被束缚,生命走向尽头时
猪像作为人类般痛苦

2006.10.24
日复一日的忙碌
我没有方向地跳舞
写下干枯的旋律
跳跃在这陌生的土地
我本懒惰
不适应紧张的节奏
我愿弹奏朴实的歌
写平淡幸福的旋律
以洗净这浮华的世

2006.10.30
在这里
仿佛一天一天记录着的
是数着日子
恐怕在哪一天.
时间开始数着我
明天是万圣节
传说中冬季来临的前夕
冬代表着黑暗 死亡 饥饿 Ghosts 绝望
我不迷信
但我仍惧怕看见冬季
正如我前面所说的
因为冬天带着我过去的记忆

2006.10.31
狭义上在幸福着
看不见彼此的眼睛
眼里有谁 便不在忘记

爱着2%的Aries小狗
蓝色染红了絮语

印象那三十七度二的梦境
爱起源于
多久后一片神圣的陆地
执手相拥睡去
宁静地休憩一辈子
不再理会之上沾满的墨迹
曲与色彩安静地响应
後来就是这样子
後来一直这样子

2006.11.05
拖着沉重的眼皮
天蒙蒙亮时走在了陌生过熟悉过的路上
世界还没睡醒
我独自走着
四处张望着
仿佛期待能看见谁
最后还懵懂的什么也没看见
最后还是踏上了旅途

后:疲惫了一上午
   第一次放肆地大睡
   午后黄昏日落天黑时
   我回到了那休憩之处
   静静地与静静的水
   心情如常
   今天没有风

2006.11.13
有时候很难把握一句言语的真正意义
时代使世界变得复杂,混乱
活在世上的人有太多东西需要顾虑
世界没办法去适应一个人
所以需要每个人去适应着个世界
在迷失中 爱变成很 喜变成悲
一切都会不正当地改变
神有规律地创造了世界
后来却没有规律可言
后来一切都终而复始
一首歌于日落前灿烂

2006.11.23
一天一天的我们渐行渐远
如今谁也看不清谁了
回到那彼此互不相识的年代陌生走开
看看走过的路
没有被泥泞折服
脚印上记录着好多好多知道与不知道的
路上谁也不曾后悔
哪怕悲伤,我们曾经都很快乐
在春夏秋与冬
曾经未说破单纯过
后来一路走来
难道如今看来那将全是 错

2006.12.12
我做我喜欢的事
为所欲为了整个世

线织满了整片的黑暗
在黑暗中一遍一遍围绕的线我开始晕眩
一遍一遍的拆与织
我何来的耐心,何来的神经
将那片黑漆麻木不停地交织

2006.12.19
不知道写什么
今天异常不定

"最终,过去还是被年华洗去"

2006.12月
望着世间的无奈
大雨倾覆下想让自己挤出点快乐
我可以整天嘻嘻哈哈
但却腐化了外壳
我总是这样不知所谓 不知所措地
不知年月后来我不惜一切地为了什么
过去带着啼笑的面具
现在麻木着
未来遥远后又变成了现在
便继续麻木,一直麻木着
生命没有轻重之分
当一切变的死寂,一片黑暗之后
这场无聊的游戏复始

文字
不如三年以前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